首页 »

【城事】揭开不良少儿读物背后秘密

2019/9/11 19:45:31

【城事】揭开不良少儿读物背后秘密

 

不可回避的书号买卖

 

一本名为《火牛》的儿童小说读物中因为出现了“欲火”、“调情”等用词,让家长大叹“儿童不宜”,并将书撕掉扔进了垃圾桶,这是最近的一则媒体报道。

 

作为一名少儿读物编辑,看到这样的新闻也是一声叹息。我们的整个出版行业的确存在许多问题,让一些内容不过关的读物顺利出版并进入流通市场,但是更冷静一些说,家长的态度恐怕也有值得商榷之处。

 

众所周知,我们的图书出版现在实行的是书号分配制,书号即ISBN,最直观的就是书的封底的条型码和那一串数字。目前的现状是,国有出版社每年有一定的书号配额,民营出版社或工作室主要通过与国有出版社合作的方式获得书号。

 

应该承认,我们现在市面上90%的畅销书都是由民营社出版出来的,但是另外的10%,确实有把关不严的情况,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一些国有出版社的身影。比如,尽管新闻出版总署新闻出版总署每年都要查处一些买卖书号的出版社,让一些违规的社停业整顿,但书号买卖仍然屡禁不止。根据出版社的名头以及看好级别的不同,书号转让的价格少则三五万,多则十多万。对于一些机制不够灵活的国有出版社来说,工资低、招人难、规模不断萎缩,与其费尽力气出一本市场前景不明的书,不如直接转让刊号来钱快,而且稳赚不赔。

 

至于这些书号转让出去后,下家出版什么读物,负责任的出版社可能还会稍微把把关。按照正常的程序,一本书出版前有组稿编辑初审、责编复审和总编终审,还有一校二校三校的三次校对环节,即俗称的“三审三校”,但在不良读物的出版环节,这些审校环节都可能成为走过场。所以,无论是内容不过关的少儿读物,还是一些粗制滥造的盗版书,都可能从这样的途径流出来。

 

尴尬的知识产权保护现状

 

另外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是困扰着诸多行业的版权保护问题。有追求的出版机构辛辛苦苦组稿、花大价钱推广的好书,盗版市场很快就能复制,并且价格更便宜,大多数人不会知道如何分辨。

 

余秋雨曾经在书里记述了他自己一次哭笑不得的维权经历。当时他在市场上发现了自己作品的盗版书,一路追溯到了西北某省一个偏僻小镇的印刷厂,发现那里正是大量盗版作品的源头。余秋雨立刻向当地派出所报案,民警的答复竟然是:这些工人挣钱也不容易,他们出点提高大家文化水平的书,也不是黄赌毒,这件事是不是就算了?

 

这绝对不是个例。而且,即使是出版社联系的印刷厂,在发现某些书预订量特别高的时候,也有私下偷偷加印出售的情况。私印的书当然也属于盗版,但出版社对这样的侵权行为根本也是疲于应付。

 

一旦这样的恶性循环形成,真正有动力出好书的出版社付出的成本其实是越来越大的。以我所在的出版社为例,我们在编辑新版的“十万个为什么”系列丛书的时候,因为知识的更新很快,新版和以前的版本会有很大的不一样,有时甚至是全部推倒重来,这其中涉及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成本。

 

但一些编辑、作者水平偏低的出版社,东抄西抄就能凑出一本书,其中可能有不少差错或过时的信息。有些这样攒出来的书还冠以一个高大上的书名,比如把牛顿、哥白尼这样的大家放进书名里,读者以为是经典,其实只是金玉其外。

 

家长心态也须调试

 

事实上,国外的少儿读物也并非一片净土,孩子们一样有机会接触到五花八门的书。但是一则他们的少儿读物会有比较规范的按照年龄分段的规定,比如3-5岁、6-8岁、8-12岁适合阅读的书目有很明晰的划分和标注;二则,一些学校的家长自治机构、社团以及学校等,首先会在选书的环节把关,并且可以公开拒绝一些内容不过关的书籍。

 

而以当前国内出版业的情况,要让孩子完全与不良读物隔绝,恐怕也并不现实。我个人的建议是,家长要尽可能关心孩子的阅读,为他们挑选经典的好书,同时也不必对他们看到一些内容不够健康的书大惊小怪,以为天会塌下来。

 

抛开书籍的影响,生活在社会中的孩子也并非处于真空中,家长们的言传身教恐怕更重要一些。所以,对孩子看不良书籍,你还会那么“过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