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上任51天就访美,韩总统文在寅能否与特朗普“神同步”?

2019/11/9 1:05:51

深度 | 上任51天就访美,韩总统文在寅能否与特朗普“神同步”?

28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将开启为期5日的访美之旅,这距离他上任仅仅51天,创下了韩国总统上任后最快访美纪录。对于外交政策和工作班底尚未构建完毕、处于起步阶段的韩美新政府,两位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将擦出怎样的火花?访问又将对韩美同盟关系走向产生何种影响?

 

重在就朝鲜政策对表

 

韩联社称,文在寅将于美国当地时间28日下午抵达华盛顿,出席“韩美商务圆桌会议”和晚餐,并发表演讲,强调韩美两国在经济合作方面的重要性。

 

29日上午,文在寅将同美国众议院议长莱恩等国会领导人以及政界核心人士进行座谈,就韩美同盟发展方案交换意见。同日下午,文在寅夫妇将应美国总统特朗普夫妇的邀请前往白宫,出席欢迎晚宴。

 

30日,文在寅将与特朗普正式举行首脑会谈,并将与美国副总统彭斯共进午餐。当晚他将出席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主办的活动,并发表讲话介绍韩国新政府的外交安全政策。文在寅将于7月1日出席韩侨恳谈会后启程回国,于7月2日抵韩。

 

法新社写道,文在寅曾在选战中表示,若当选总统愿意在出访华盛顿前先到访平壤,但美韩同盟的现实还是把他拉入了“美国轨道”。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朝鲜半岛研究专家方秀玉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文在寅迅速访美主要出于几点考虑:

 

一是美国对亚太战略的变化。特朗普上台后否定了前任奥巴马政府的不少对外政策,包括退出TPP等。眼下特朗普政府新的亚太政策正在酝酿之中。如何应对亚太地区的新挑战是韩美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第二,由于“萨德”部署问题在中俄美韩间引起矛盾,文在寅需要就此与美方交换看法。他在20日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时表示,环境影响评估并不意味着推迟或取消部署“萨德”。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韩国国防部次官在近日也强调了尊重这一韩美共同决定。文在寅认为现在的问题在于部署程序是否正当,预计他在访问中将寻求美国政府的理解。

 

《纽约时报》报道称,随着文在寅与保守派对手们在部署“萨德”问题上不断争吵,韩国政府似乎并不打算在文在寅访美期间商谈推进“萨德”的细节问题。青瓦台此前明确表示,“萨德”问题并非这次首脑会谈的主要议题。  

 

第三也是非常关键的问题是,文在寅属于共同民主党,与保守党最大的区别在于对朝政策主张。文在寅提出首先使朝鲜冻结核导项目、然后再促使朝鲜完全弃核的“两步走”解决方案,这必须跟美国进行协商。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刘鸣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文在寅明白,自己需要尽早同特朗普协调政策,特别是朝鲜问题。今年可能是朝鲜问题的重大转折年,平壤加速推进核导一体化,美国则相应加大对朝施压力度。“四月危机”加上韩国“闺蜜干政”事件,令韩国一直处于不确定的压力之下。而特朗普的个性更可能让他做出有别于前任的举动,这些都迫使韩国加快同盟友美国的协调步伐。

 

“两国对朝政策的同步是此访的关键。文在寅希望缓和对朝关系,希望朝韩在解决朝核问题方面率先采取行动,如此一来可能会打乱美国对朝行动部署。因此韩美对表对得好坏与否是访问的重点。”刘鸣说。

 

不同于卢武铉访美

 

在一些韩国人眼中,作为前总统卢武铉的重要幕僚和伙伴,文在寅被视作他的衣钵传人。因此文在寅的访美自然也被拿来同他的前任者们作比较——2001年,前总统金大中访美前,曾因出台“阳光政策”惹怒美国,因此他访美的目的之一就是说服小布什政府正确看待自己的政策,为此韩国颇费了一番工夫。2年之后,卢武铉访美也碰到相似的历史境遇。

 

“相比前任们,如今站在文在寅面前的,是一个性格更加捉摸不透的特朗普,如何说服他成为一项挑战,毕竟对朝政策与美国亚太力量的部署密切相关。”方秀玉说。

 

刘鸣指出,文在寅时期与卢武铉时期存在区别。从个人因素上讲,文在寅比卢武铉更灵活,他虽然出身左翼,但左翼意识形态没有卢武铉强,更加注重外交实用性原则。外界注意到,文在寅放言改善对朝关系同时,也亲自指导韩国自研“玄武”导弹发射,并称强大国防力量是与朝鲜对话保障,而且他坚持对朝制裁立场,可谓软硬两手。卢武铉则不同,不但提出美国要把战时指挥权交给韩国,韩国要国防独立,还提出了“把韩国打造成东北亚平衡者角色”的战略,与美国拉开距离。

 

文在寅所处的内外环境也不同。韩国国内对朝鲜核导发展异常敏感和担忧,与2003、2004年南北关系有所区别。特朗普的个性则比小布什对朝态度更趋强硬。而且金正恩也不是金正日,在朝韩关系改善方面要价更高,不但提出韩国交出脱北者,而且要求韩国不应与美国站在一起对朝制裁。以上三点决定了文在寅的对朝政策不可能走得太快,也注定了美韩虽然在朝核问题上步调会有不一致之处,但保持更多协调的大方向是明确的。

 

方秀玉补充道,文在寅与前任们还有一个区别,他是一个仓促上台的总统,人事任命方面也出现许多波折。外长康京就是在总统两度请求国会通过提名和人事听证但无果的情况下依法强行任命的——因为文在寅知道,访美时刻外长是不可或缺的角色。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文在寅既有耿直讲原则的一面,也有灵活务实的一面,尤其是在处理至关重要的韩美同盟关系之时。预计此访中,他会先建立韩美领导人之间的信任关系、确认韩美牢固和全方位的同盟体系,并对特朗普的想法进行摸底。

 

经济议题也是重点

 

经济议题也是此访的重点。特朗普已表示,生效5年的美韩FTA是“不能接受的”,并表示在完成对北美自贸协定(NAFTA)的修改后,将开始就美韩FTA重新谈判。

 

此次共有52位财经界人士陪同文在寅访美。其中一些人士已提前启程赴美,为总统访美做准备。

 

方秀玉表示,经济增长是文在寅关注的重点。韩国前两年经济情况不好,增长率为2%。文在寅希望今年能把GDP增速提升至3%,创造更多就业岗位。但今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增长情况并不乐观,其中由于“萨德”部署问题导致的对华经贸下滑是一大因素。这也让韩方意识到建立多方位外向型经济的重要性。文在寅和韩国经济界旨在通过此访,弱化美国保护主义措施,在各方面减轻通商压力,也为FTA重启谈判摸个底、做准备。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