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申活 暖心春|【大学生的新春视角】年初四的“空姐空少”

2019/11/9 1:05:51

爱申活 暖心春|【大学生的新春视角】年初四的“空姐空少”

2018年2月19日,大年初四。从泰国清迈飞往中国上海的东方航空MU206上的三名机组人员姚鑫(上海人)、赵奕菁(上海人)和鲜于少姬(韩国人)正在忙碌地工作着。

这是他们新年飞的第2班,这个航班上午刚刚从上海飞到清迈,仅在港停留了一个半小时,马上又要启程了。

姚鑫,是三名机组人员中资历最老的一个,拥有四年的飞行经历。第一次以“空少”的名义飞去北京时,他兴奋了很久,如今天南海北到处飞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做一名敬业的“空少”是他的日常。

 

姚鑫正在为乘客解答飞行时间,有乘客说他的侧脸跟明星雷佳音很像。

 

姚鑫在飞机上除了服务的常规工作,更重要的是担任了安全员的职责。他回忆道:“在服务大家的时候,我总是笑嘻嘻,微笑和善地面对大家。但有时飞行前总会遇到不愿意关闭手机的乘客,这时我就会切换到严肃模式,批评乘客的不配合,直到他关闭手机。保障飞机所有人员的安全,就是我最大的责任。” 

赵奕菁,刚从大学毕业,从事空姐半年时间,对空姐这个职业还怀抱着无限的热情与憧憬,曾连续工作5天,一天飞行4次,飞行时间超过50个小时。她说:“能明显感受到身体有些力不从心,但还是会把服务质量放在第一位。”

 

赵奕菁在为乘客分发耳机。

 

赵奕菁在飞机上也承担了一定的安全工作,负责检查客舱中应急设备,如氧气面罩和灭火瓶。她说,其实真正要用到这些应急设备的几率并不大,但她还是会在每次起飞前都认真检查完毕,这样她才会自己感到安心,对乘客负责是她最重要的职责。

鲜于少姬,是机组工作人员中唯一的韩国人,但她在中国已经呆了10年,精通着汉语,有着2年的飞行经历。做空姐,是她从小的心愿,又因为特别喜欢中国的历史文化,便在中学毕业之后就来到了中国。

她在飞行经历上有过最大的困难不是语言上的障碍,而是思乡之情。她回忆说,最难过就是飞首尔的航班当天飞过去,下午又飞回中国国内,身在首尔,却没有时间与父母相见。

 

鲜于少姬给乘客递耳机。

 

下午两点,乘客们开始陆续登机,两点四十,飞机准备起飞,鲜于少姬不断提醒着乘客检查安全带是否系好、行李是否都放在了正确的地方,赵奕菁为乘客们发放毯子和小枕头,以便大家可以舒适地度过接下来五小时的飞行。

 

鲜于少姬在为乘客关闭行李箱。

 

下午三点,飞机平稳地飞翔在高空之中,乘客们有的进入梦乡,有的在欣赏外面的风景,有的在看飞机电影,空乘们却开始忙碌起来,一边解答乘客们的各种问题,一边在后机舱开始为乘客们准备晚餐。

 

鲜于少姬在询问一位乘客,试着为她解决困难。

 

为了让每一位乘客能吃到热度适宜的食物,姚鑫习惯性的用自己的脸颊来试试刚加热好的餐盒温度,他说,其实这个动作不太合乎规范,但这是他能够最快速、准确测量出餐盒温度值的办法。

 

机组人员工作区域放置食物的地方。

 

姚鑫在为乘客加热食物。

 

姚鑫在为乘客准备热咖啡。

 

本次航班满载150名乘客,乘客大多是是中国人。飞机上虽然准备了中餐和西餐,但根据经验中餐的需求会更多一些,需要加热的餐盒比例要大一些,加热的时间上需要控制好。赵奕菁在心里默念着。

 

赵奕菁在准备餐车。

 

准备好的餐车。

 

下午五点,姚鑫推着餐车出发送食物了,中餐明显多放了一些。

 

赵奕菁在为乘客倒饮料。

 

除了常规的发放餐车流程之外,还有提前为机舱里的婴儿宝宝们、有饮食要求的乘客们准备的特殊餐盒。空姐赵奕菁详细地把这些乘客的信息和座位记录在了自己的小卡片上,以防送错餐食。

 

赵奕菁手中的小纸片上详细记录了飞机乘客中需要儿童套餐和特别服务的乘客。

 

乘着乘客们都在用餐的时候,空乘们抓紧时间打扫后舱,整理相关物品。时不时会有乘客来后舱提出一些要求,比如要泡碗泡面、或多要一份餐食等,他们都尽力满足大家的需求。

 

鲜于少姬在为顾客倒热水不慎烫伤,在空闲时间不停为手指浇冷水止痛。

 

这是在后舱唯一供给给空少空姐们休息的区域,其中一个座位摆满了要给乘客分发的面包和小枕头、毛巾等。

 

半小时用餐时间完毕之后,赵奕菁和同事们又开始忙活起来,推出小推车,回收餐盒。在回收完餐盒之后,赵奕菁还需要继续一排排地收取乘客们不要的塑料袋和一次性纸杯等垃圾,以确保机舱的干净,减少乘客的不适。

 

赵奕菁在收取乘客的不要的垃圾。

 

这一轮忙下来,时间已经快到下午6点了,空乘们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会了,接下来还要准备给乘客们送两次饮料,机舱干燥需要多为乘客们补充水。谈到令他们最难忘的飞行经历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治愈在飞机上突发疾病的乘客”。

赵奕菁回忆,在一次飞往新西兰的途中,一位五十岁的中年女乘客因为飞行时间过长,身体不适,在中途突然引发癫痫,整个航班的乘客都不安骚动起来。

当时她上岗不久,遇到这种情况有些不知所措,幸亏当时的乘务长特别经验,指挥她利用学过的急救知识为这位女乘客不停拉手指、疏通关节。病情稍微好转一些,她把女乘客扶到空着的最后一排,不停地为她倒热水喝,并扶着她去厕所吐了几次。过了一会儿,看女乘客逐渐好转起来,没有大碍,赵奕菁马上加入到送餐的服务中去。

她说,机组人员有限,每个人都身兼数职,之前需要照顾病人,她的工作是同事们帮忙分担的,大家都挺忙的。航班到港的时候,赵奕菁一直关注着那位女乘客,看着病后的她能够顺利地走下飞机,那一刻,她心里有着极大的自豪和满足,对空姐这个职业有了崇高的敬意和新的理解,做这份工作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爱心。

 

飞行结束后,赵奕菁在后舱里用餐。

 

晚上8点钟,飞机准时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飞机准备降落了,大家都寄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飞机还在滑行,请不要擅自离开座位” ,“乘客请坐下”,空乘们一次次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每次飞机顺利降落,鲜于少姬都会轻轻地舒口气。飞了两年了,一直都比较顺利的,基本上没有遇到过极端天气和突发情况,她笑着说自己还是蛮幸运的。

说到对未来有什么期望时,鲜于少姬笑着说:“我当然是希望乘客们可以更加理解我们的工作,能自觉遵守好坐飞机的安全准则,系好安全带和起飞降落时关闭手机。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整理后舱。

 

送走全部乘客后,姚鑫和同事们的工作还没有结束,清扫后舱,清洗工具台,整理客舱垃圾,检查旅客有没有遗留物品。

下一班的航程在两小时之后又要继续启程,他们必须为之后的空乘们打造良好的飞机环境。